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朝阳重拳治群租重灾区 非法群租房东竟不知

璐璐2017-05-18 09:16:44 北京日报



  昨天上午,在朝阳区九龙花园,工人对一处群租房内的隔断进行拆除。

  本报记者

  邓伟摄

  本报记者 耿诺

  大门一开就是一堵墙,原本敞亮的客厅不见了;墙上的壁纸已经被隔断墙磨花;客厅里的水晶吊灯几乎要坠到高低床的上沿儿;书柜脏得不成样子……

  昨天上午9时26分,要不是朝阳区综治办和双井街道负责人终于敲开了自家的门,把房子出租了5个月的刘女士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她一直精心保养、欧式装修的家。

  她的家在九龙花园,是双井桥东的好地段;可在朝阳区看来,这个项目却是过去多年都没能得到整治的群租房重灾区。今年,全市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进入新阶段,本市多个区向“顽疾”出招,联手狙击群租“游击队”。借助于这次集中整治,刘女士才发现,自己的房子原来被人群租了。

  在刘女士的两居室中,原本方方正正的客厅被一堵隔断墙隔成了两间房。在只能容下一张单人床、大概7平方米左右的暗室,一个女人正在惊慌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另外一间房大概16平方米,挤下了两张高低床和一张单人床。这几张床一摆,就只剩下仅供单人侧身通过的一条窄窄的过道。

  几名年轻小伙子,也在收拾屋里的东西。收拾到一半儿,一个寸头青年突然直起腰来,发愁道:“我们的租金都交到9月了,现在搬走,租金还能要得回来吗?”

  隔出的那间“小黑屋”月租金1100元,大屋租金人均800元左右。无论是刘女士还是租户,出示的租房合同中都显示了同一个名字——北京中烨盛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

  几份合同显示,2016年12月,一钮姓男子以三口之家的名义,通过中烨盛源向业主刘女士租赁了这套两室两厅,租期3年。

  刘女士一家为了孩子上学搬离了九龙花园。随后的几个月中,刘女士偶尔给钮姓男子打电话,想看看房子出租后的情况,但都被钮姓男子以“出差不在家”挡了回去。

  昨天一早,刘女士第一次重新回到她自己的家。眼看着欧式装修变成了“杂货铺”,她惊讶地张大了嘴,一瞬间,心疼和愤怒在她脸上交织。

  记者发现,钮姓男子在合同中留下的电话,早在2015年就被用户在一些电话屏蔽系统和论坛中标注为“中介”和“诈骗电话”。有人举报称,这部电话的持有人曾经在丰台一带骗租房子。

  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说,这其实就是不法中介故意做的局。一些不法中介先是找个人以自住的名义将房子租下来,签署长期合同,再迅速改成群租房出租。他按照这附近租金价格测算,再扣除给刘女士的租金之后,通过群租,中介在这套房上的月净利润能达到4000元左右。

  在留给租户一段收拾个人物品的时间之后,刘女士房内的隔断开始拆除。刘女士愤怒地联系了中介,要收回房屋。

  “能这样收回房屋的,已经算顺的了。”一名个子非常高的工作人员看着手里的单子。上面显示,这个小区可能还有40多套群租房正待治理。

  九龙花园为什么会成为重灾区?双井街道办工作人员称,这是因为中介同时在附近小区租有多套房,有些超出了街道办的管辖范围,甚至跨区,一旦开始检查,他们就迅速将租客挪走,紧锁大门,“打游击”。

  一位在小区住了17年的女士告诉记者,这个小区中不仅存在大量群租房,甚至有人租下顶楼20层的房子,开幼儿园。

  “那些孩子天天在我们头顶上蹦,我们去商量,租户根本不理睬。”在这次整治中,顶楼幼儿园也同样得到了治理。

  另据记者了解,由首都综治办牵头,一至四月,全市共整治违法群租房3709户,完成全年计划的53%。其中,城六区2730户,完成全年计划的48.8%;核心区1468户,完成全年计划的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