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解读:为什么这些人会出现在两高报告中?

刘畅2017-03-13 07:17:59 千龙网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今天(3月12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听取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关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的报告。

曹建明表示,全国检察机关在严肃查办腐败犯罪,严惩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在监督纠正冤错案件等方面持续努力。

其中,依法对王珉等21名原省部级干部立案侦查,对令计划、苏荣、白恩培等48名原省部级以上干部提起公诉。

织密“猎狐”天网,已从37个国家和地区遣返、劝返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164人,其中包括杨秀珠等“百名红通人员”27人。

对于聂树斌案等,周强表示,冤错案件的发生,让正义蒙羞,教训十分深刻。我们要坚决引以为戒,强化办案责任,健全制度机制,坚决守住防止冤假错案底线。

聂树斌:22年后获无罪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最高法认为,原判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河北高院则表示,向聂树斌的父母及其亲属表达歉意。河北高院将根据聂树斌父母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及时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并就是否存在违法审判问题及时展开调查。

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一块玉米地里,一名女子被奸杀。随后,当时20岁的鹿泉县下聂庄村青年聂树斌被认定是这起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的凶手。

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对聂树斌提起公诉,石家庄中院1995年3月15日作出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以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死刑,决定执行死刑。聂树斌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对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的定罪量刑,撤销对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的量刑,改判有期徒刑15年,决定执行死刑。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聂树斌被执行死刑10年后该案爆出“一案两凶”。2005年1月18日,犯下多宗强奸杀人案的河北广平县人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王书金主动供述1994年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案是他所为。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2014年12月4日,根据河北高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高院复查。山东高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议最高人民法院重新审判该案。

2016年6月6日最高法决定提审该案。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该案由第二巡回法庭审理。

徐玉玉案:已移送审查起诉

2016年8月19日,山东省临沂市高考录取新生徐玉玉被不法分子冒充教育、财政部门工作人员诈骗9900元。案发后,徐玉玉与父亲到公安机关报案,回家途中晕倒,出现心脏骤停,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公安机关全力工作,查明犯罪嫌疑人杜某利用技术手段攻击“山东省2016高考网上报名信息系统”并在网站植入木马病毒,获取网站后台登录权限,盗取包括徐玉玉在内的大量考生报名信息。

7月初,犯罪嫌疑人陈某设立诈骗窝点,通过QQ搜索“高考数据群”“学生资料数据”等聊天群,在群内发布个人信息购买需求后,从杜某手中以每条0.5元的价格购买1800条当年高中毕业学生资料。同时,陈某雇用郑某、黄某等人冒充教育局、财政局工作人员拨打电话,以发放助学金名义对高考录取学生实施诈骗。

8月19日16时许,该团伙诈骗徐玉玉9900元,在徐玉玉向犯罪嫌疑人冒用他人身份证开设的银行卡账户汇款6分钟后,陈某即操控在福建泉州的犯罪嫌疑人郑某某组织熊某、陈某某等人在泉州市一银行ATM机上取走赃款。公安机关进一步查明,犯罪嫌疑人彭某通过网络多次向陈某犯罪团伙售卖非实名手机卡,供犯罪团伙作案使用。目前,以上8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抓获。

2017年3月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最高检、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的“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经山东省临沂市公安机关侦查终结,近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因该案涉案人员多、作案地域广、侦查难度大,最高检公诉厅指导山东检察机关公诉部门介入侦查,引导取证,就事实认定、证据收集完善固定、法律适用等问题提出指导意见。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闫永明:“中国伟哥之父”自首

2016年11月12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中国和新西兰两国执法部门密切合作,潜逃海外15年之久、“百名红通人员”第5号嫌犯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截至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已到案36人。

闫永明,男,1969年出生,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曾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其涉嫌职务侵占犯罪,2001年11月潜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号码A-1336/8-2005。

近年来,中新两国执法部门就缉捕闫永明、追缴其违法所得一直进行密切合作。在法律威慑和政策感召下,闫永明最终选择认罪,退还巨额赃款,缴纳巨额罚金并回国投案自首,对闫追逃追赃工作实现了“人赃俱获、罪罚兼备”的目标。

此前,闫永明窜逃澳大利亚期间,应中国执法机关请求,澳大利亚警方罚没闫永明部分违法所得并交与中方。

中央追逃办负责人对新西兰及澳大利亚执法部门在闫案上给予中方有力合作表示感谢,同时强调,闫永明归案再次表明世界上没有“避罪天堂”,“天网”会越织越密。

李华波:“亿元大盗”获刑无期

2016年5月9日,潜逃新加坡4年之久的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红色通缉令”2号嫌犯李华波被遣返回国。

李华波涉嫌贪污公款9400万元,2011年1月潜逃至新加坡。案件发生后,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高度重视,组织检察、外交、公安等部门立即启动了追逃追赃工作。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先后8次赴新加坡进行磋商。经过不懈努力,中新两国在没有缔结引渡条约的情况下积极开展司法执法合作。中方向新方提出司法协助请求,提供有力证据,由新方冻结了李华波涉案资产,对李实行了逮捕、起诉,以“不诚实接受偷窃财产罪”判处其15个月有期徒刑,并在李华波出狱当天将其遣返回国。

今年1月23日,江西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贪污一案。

李华波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综合李华波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法院依法判处李华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继续追缴犯罪所得剩余赃款。

中央追逃办负责人表示,外逃人员主动回国投案自首的将依法予以从宽处理,对外逃不归、逃避处罚的将一追到底并依法从严惩处。

郭伯雄:被剥夺上将军衔

2015年4月9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郭伯雄进行组织调查。

2016年7月25日,军事法院依法对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受贿案进行了一审宣判,认定郭伯雄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的赃款赃物上缴国库,剥夺上将军衔。

军事法院负责人就案件审理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该负责人表示,案件审理中,军事法院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独立公正审判,确保案件裁判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鉴于案件中一些犯罪事实证据涉及军事秘密,依法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

军事法院经审理认为,郭伯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职务提拔或者调整,单独或者伙同他人非法收受财物,其行为构成受贿罪。郭伯雄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真诚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全部追缴。综合评判全案事实情节,依法对郭伯雄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赃款赃物上缴国库,剥夺上将军衔。

宣判后,郭伯雄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至于军事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涉郭伯雄案其他人员,军事法院将严格依法进行审理,公正作出裁判。

白恩培:要把牢底坐穿

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对被告人白恩培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白恩培受贿所得财物和来源不明财产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由此,白恩培成了刑法修正案(九)新增对贪污罪、受贿罪可以在判处死缓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的规定施行以来,首个获此惩处的“大老虎”。

经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3年,被告人白恩培先后利用担任青海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房地产开发、获取矿权、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6764511亿元。白恩培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令计划:受贿7700余万元

2016年7月4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案进行了一审宣判,认定令计划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令计划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鉴于令计划案的犯罪事实、证据涉及国家秘密,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7日依法对该案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

法院查明,令计划受贿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708.5383万元。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令计划受贿数额特别巨大;非法获取大量国家秘密,犯罪情节严重;滥用职权,造成特别恶劣的社会影响,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但鉴于其案发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认罪悔罪表现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根据令计划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法庭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据了解,令计划在庭审最后陈述时说,我接受全部指控,服从判决,今天的庭审对我来说刻骨铭心,在审判长依法公正的主持下,整个庭审庄重、严谨、理性、文明,体现了依法庭审和人文关怀的有机结合,我真诚感谢法院,感谢检察院,感谢两位律师。

苏荣:收受1.16亿余元

2017年1月23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受贿、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苏荣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苏荣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2002年至2014年,被告人苏荣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本人直接或通过他人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6亿余元;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苏荣对共计折合人民币8027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苏荣已构成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均应依法惩处并数罪并罚。鉴于苏荣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